Jul 30, 2017

dunkirk

週五晚上和朋友去看了Dunkirk,因為導演是諾蘭,所以有種莫名的執著,覺得非要去電影院看不可。喜歡Gibson和Tommy無須言語,即使在不知道對方的名字和背景的情況下也能建立起的信賴。他們在彼此身上看見相同的信念,都想要活下去,想要回家。當船被襲擊、海水不斷湧進船裡,Gibson奮不顧身地打開船艙門,Tommy才能在海中看見那道讓他得以存活的光。而在Gibson被他人懷疑時,Tommy也極力維護。看完後走出電影院,回想電影情節,情緒是有點複雜的,士兵是人,是人都會想要存活,但是在生死存亡面前,對和錯的界線又該如何辨別。

每次看諾蘭導演的電影,內心都會冒出一萬個驚嘆號,到底需要多強的腦袋和天賦才能拍出這樣的作品。Dunkirk像是減法的實驗,少了大量對白和複雜的理論,電影敘述的時間卻依舊非線性,開始時有點混淆,但後來漸漸適應。和朋友討論劇情時,發現還有幾處不太明白的地方,於是決定以後要再重看。另外,是電影的畫面和構圖,不管是沙灘上士兵的排列、還是遼闊的大海和天空,全都拍得太美,加上膠片帶有的顆粒感,每一幕都值得慢慢欣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