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eb 25, 2018

20180225

去年年末到今年一月,幾乎都忙得天昏地暗,正職工作忙碌之餘,外接的案子也處於趕稿狀態。由於印刷期落入新年假期前,必須趕在假期前把全書里里外外都定下來才能安心過年。在這樣成堆的忙亂中​​,「期待它最後完成的樣子」成了最大的動力。但不知為什麼,這次似乎比較坎坷(?)製作過程遇到不少問題,所幸能被解決的都已解決。記得把把內頁進行最終確認時也不太敢歡呼,因為還有印刷這關要過,於是和編輯一起祈禱全書能平平安安、送印順利。正當以為一切都安好無事,板已制好、準備入廠送印時,才發現另外一個錯誤,但這時已成定局,沒有被修復的可能了。雖然也不是什麼嚴重的重大錯誤,還是會覺得可惜,以致現在每想到一次,就想撞牆十次,但是再怎麼懊悔也都無法修正了,只好勸自己放寬心,接受現實。目前書已經在印刷中,希望一切順利。

忙碌的日子裡,能抽空翻幾頁書的時間變得更珍貴。過年前讀完了《傷心咖啡店之歌》,開始時也沒有想過要往裡頭找些什麼答案,畢竟從書店櫃檯付賬後,把它帶回房間的書架上擱置了一段時日,直到再度它從書架中取出放進背包時,並不清楚小說的內容,僅僅是被封面上那一大片擴散至書頁邊緣的藍色吸引。讀完後還是無法堅定的選邊站,但是自由和不自由,好像只是一種選擇、一種交換,得到與失去間的拉扯。

安溥在除夕夜寄出的電子信寫下了這麼一段話:「尋常是一種平淡, 於是我們遺憾平淡讓我們似乎相處得永遠不夠深也不夠久。但矛盾的是,平淡讓我信任家人朋友在其中是平安,我因此又常常希望一直這麼平淡下去。」讀完後立刻把這段拷貝下來,存進手機的筆記本里。一直以來都是這樣相信的,不管在什麼時候,平安真的是最大的祝福。電影般大起大落的精彩情節不是渴求也並非需要,每個人需​​要的其實只是平安吧。